蜜芽app下载最新版

   .630shu.co,最快更新1627崛起南海最新章节!

   “这帮家伙简直就是乱搞!居然还去查潮升的底细,真是胆子够大啊!”邱元在看过军情局送来的这份调查报告之后,不由得当场就拍了桌子发起了脾气。

   对于刚刚上任不久的邱元来说,第一要务便是保持马尼拉地区的社会秩序稳定,而潮升商栈的一系列动作都是来自于临管会的授意,目的便是要稳定本地的商品流动市场,避免有奸商趁战后囤积居奇,扰乱市场行情。潮升商栈背后有政、军、警、商等多个部门的支持,说其可以在本地呼风唤雨也不为过,就这样还有人敢去打潮升商栈的主意,在邱元看来真的算是胆大包天了。

   战后对西班牙军官弗朗西斯的重新启用,是邱元一力主张的结果,他认为在本地颇有影响力的弗朗西斯可以为海汉管理西裔民众作出一定的贡献,也能为海汉在官方机构中启用西裔人员作出一个良好的表率,在西管局里所能起到的正面作用会远大于风险。但现实显然与他的预计是有些出入,原本看起来刻板顽固得像石头一样的弗朗西斯竟也有胆大妄为的一面,居然联合了其他人在暗中搞出这么大的动作。

   当然邱元也没有忽视这个案件的真正策划者丁峰,如果不是他从中串联策划,弗朗西斯和这秦华成也不会动用手上的权力去调查潮升商栈的背景,而且如果按照他们的想法实施下去,最大的受益者大概就是以经商为主业的丁家了。按照军情局调查得到的口供,秦华成声称这些事情都是丁峰一手策划,多半也是实情了。

   坐在他对面的萧良一脸苦笑,对于这样的状况,他同样也是准备不足。虽然军情局在本地的事务都归他指挥,但他亲自主管的主要是针对西班牙在菲律宾群岛其他殖民地的监控和侦察工作,方鹏虽然曾向他这边提交过调查申请,但当时也并未引起他的重视,毕竟调查对象只不过是一个刚进入警队编制不久的新人,谁会想查到后面能扯出这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来。

   好在这帮人到目前为止都没有摸清潮升商栈和冉天禄的底细,也还没有作出太逾矩的动作,要说起来其实也算不上重罪,顶多就是“扰乱市场未遂”而已。军情局也没有自作主张再继续拿人了,而是先向萧良提交了报告,并请示下一步的行动。毕竟这弗朗西斯再怎么傀儡那也是临管会任命的官员,军情局可没有权限去抓捕一位刚刚上任不久的局级官员——哪怕西管局仅仅只是一个限于本地的民政机构而已。

   萧良看完这调查报告也很是无奈,此事已经涉及民政领域,超出了他的职权范围,只能来找邱元商议该如何处理。

   邱元拍完桌子也觉得自己的情绪有点太过外露,干咳了两声,然后对萧良问道:“那这个秦华成现在还在那边扣着?还有其他人知道这事吗?”

   “人在城外的一个地方关着,也没给他上刑,应该没什么大碍。不过这会儿估计他家里已经在到处找人了。”萧良应道:“根据他所说,真正参与这事的也就三个人,如果丁峰跟弗朗西斯没有对外泄露消息,那就只有他们三人知道。”

   邱元补充道:“军情局直接介入调查,三人当中就只有秦华成一人知道。”

   萧良道:“的意思是,封秦华成的口,不让这事外泄?”

   高清直发美女列车上柔美写真

   邱元道:“这种乱七八糟的事传出去,肯定会有损于官方的权威。我希望事情就到此为止,至于弗朗西斯和丁峰……还是以警告为主吧!”

   如果要追究责任,弗朗西斯和丁峰肯定都跑不了,但问题在于这么做的后果对官方来说很有可能是弊大于利。弗朗西斯是临管会一手扶持的官员,而丁家在本地商界也具有比较大的影响力,如果不是潮升商栈在官方支持下迅速崛起,那很有可能就是丁家在战后的马尼拉充当着类似的角色。而这也大概正是丁家将潮升商栈视作对手,想方设法要调查其底细的主要原因。

   把弗朗西斯和丁家抓起来容易,但由此可能会让战后刚刚稳定下来的社会秩序又变得紧张,特别是那些尚在提心吊胆观望海汉新政的民众,或许会因此而生出离开本地的念头。而且这两人所犯之事根本不算重罪,官方也没法公开对其施以严惩,否则也是有失公允。

   最合适的处理方式,莫过于将弗朗西斯和秦华成革职查办,对丁家处以经济上的重罚。这秦华成倒是好说,不过是个支队长罢了,但把弗朗西斯撤了,这一时半会上哪再去找个人来顶替他的位子。就算找着人接锅了,西管局的权威性也会因此而大打折扣,哪有新衙门开衙办公不到一个月就撤掉一把手的道理。

   当然这些都只是表面上的理由,处理弗朗西斯会让邱元的颜面大受损害,这才是他发完脾气之后就迅速冷静下来准备把这事简单处理的根本原因。

   萧良对此心知肚明,也不会当面去揭破邱元的这些心思,但这秦华成封口怎么个封法,对另外两人的警告又该如何措辞,这度的把握也还是得再斟酌一番才行。军方该做的事已经做得差不多了,剩下了处理就该由邱元来完成了。

   “那秦华成回头交给警察总署处理?”萧良问道:“还是我这边让人直接处理掉?”

   萧良后半句有意加重了语气,试探邱元的态度。至于军方会怎么处理,他相信不用再作说明,邱元也能懂得自己的意思。

   邱元稍稍犹豫了一下,他知道秦华成在这起案件中其实只是被人当枪使了,在出事之前恐怕也根本没意思到他的行为会惹出多大的麻烦。但如今军情局已经直接出动把人抓回去审讯了一通,秦华成就算是傻子也知道潮升商栈背后至少是有军方撑腰,这种秘密如果泄露出去,显然会对邱元制定的施政方案产生不良影响。但要让秦华成彻底闭嘴大概就只有两条路,要嘛让他离开这个地方,要嘛就是变成死人。

   “他的行为已经影响到国家安,但罪不至死,流放外地吧。”邱元最后还是稍稍心软了一下,没有下绝杀令。

   “好。”萧良很平静地应了一声。这种小人物的生死在他看来自然无关紧要,但邱元说不杀,那便以邱元的意见为准了,毕竟治安警也是属于邱元的管辖范围,军方不好直接对这种事指手划脚。

   至于把人犯流放到何地,军方自有一套处理规则,倒是无需让邱元去考虑了。海汉现在在三亚之外的殖民地越来越多,可用于流放人犯的地方也着实不少,几乎每一处地处海汉版图边陲的殖民地都有大量被流放的战俘和犯人充作苦役。这秦华成能够侥幸活下来就算不错了,流放已经算是很宽容的处理了。

   萧良得到了邱元的决定以之后便告辞离开了,至于另外两人怎么处理,他相信邱元自有稳妥的方式,等对方事后的通报就行了。

   邱元独自在办公室里待了许久,才让秘书去分别通知弗朗西斯和丁峰,让他们到临管会来一趟。

   对于这两人在私下所做的事情,邱元冷静下来之后其实也没那么气了,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他们所做的事,概括起来也就是“私利”二字。但如果不及时进行敲打,这两人今后怕是胆子越来越大,迟早会玩出火来。

   弗朗西斯接到来自临管会的命令时正在处理一户西裔居民的户籍登记问题,突如其来的召见让他莫名有些心慌。虽然这意味着能够面见海汉高官,但对方在命令中并未说明缘由,这使得弗朗西斯隐隐有了一种不祥的预感。但他还是立刻放下了手头的事情赶往临管会,一路上都在暗暗祈祷不要出事。

   “弗朗西斯先生,知道我特地把找来是什么事吗?”邱元用颇为玩味的目光打量着站在他对面的弗朗西斯,他很想看看这家伙在面对自己的时候是否还会继续玩花样。如果弗朗西斯还要尝试演戏糊弄自己,那邱元倒是不会介意对他处以一些像样的惩罚。

   弗朗西斯听完翻译的转达之后,不安的感觉越发强烈了。他最近这些天在工作上并没有出现什么纰漏,但也同样没什么出色的表现,邱元应该不会是把自己叫来过问日常工作的事。至于其他,那大概就只有自己与丁峰、秦华成合作的那些事会引起邱元的兴趣了。可这些事大多见不得光,他又怎能对邱元自曝其短。

   “那我提醒一下好了。”邱元见弗朗西斯面无表情又不出声,知道此人内心可能尚未放弃挣扎,便又对他说道:“之前处理了一起西裔人员酒后闹事的事件,我记得那件事还一直没有当面表扬的作为。”

   弗朗西斯应道:“那只是我应尽的职责。”

   “好一个应尽的职责!”邱元笑道:“找一帮人装酒鬼给制造刷存在的机会,很厉害啊!那件事到底怎么回事,现在能给我说说吗?”

   弗朗西斯脑子里嗡地一声,冷汗立刻便从头上冒了出来。当时为了能够引起海汉高官的关注,他与丁峰、秦华成共同策划了一起治安案件,让西裔人员到秦华成辖区内闹事,然后由他代表西管局出面平息了这场乱子。事后果然因此而赢得了邱元的赏识,让他在西管局总算有了事情可做,不再只是单纯的傀儡局长。

   当时三人为此还庆祝了一番,认为这个计划成功地骗得了海汉高官的信任。但时隔多日,这事竟然被邱元翻了出来,而他这个时候再重提旧事,显然不会是为了对弗朗西斯进行表彰。虚报治安案件欺骗上级,只要邱元想施加制裁,这罪名就足以让他弗朗西斯重新沦为阶下囚了。

   “首长,那件事……都是丁峰指使我做的!”弗朗西斯一时情急,也根本不敢否认其中有鬼,只是一股脑将责任推给不在场的丁峰。但他还是没想明白,这件事的真相是从何泄漏出去的。

   “丁峰指使?他指使做就去做,自己没长脑子吗?”邱元一顿叱骂,丝毫不给弗朗西斯留面子:“到底是怎么回事,现在就一五一十给我说清楚!我提醒,别抱侥幸心理,一丝一毫都不要有!”

   弗朗西斯不知道邱元的消息是从何而来,对于此事的真相又了解多少,听了这警告之后,顿时便打消了心中的那一点侥幸念头。欺瞒一次就已经是重罪了,如果再欺瞒第二次,重罪怕是要变死罪了。

   弗朗西斯当下不敢再有隐瞒,便将当时三人如何合计此事,如何找人实施,事后又如何上报,统统都招了个一干二净。当然在他的供述中,很巧妙地把大部分责任都推给了丁峰和秦华成,而将自己描述为一时糊涂,希望通过这种方式来得到上级的赏识,这与军情局审讯秦华成时所得到的供述倒是有异曲同工之妙。

   邱元一边听着翻译成汉语的供述,一边默默对照军情局送来的审讯记录,对于当时的这起事件就有了更为面的认识。他当时的确没有想到这起治安事件竟然是办案者人为制造出来,而且是治安警和西管局的官员联手炮制。此时听到弗朗西斯亲口承认,邱元原本已经平息不少的怒气又再次升腾起来。

   “我给重新入仕的机会,不是为了让制造这种噱头来欺骗我……弗朗西斯先生,真的让我太失望了!”邱元摇摇头道:“那么我们再说说别的事情吧,我想或许还有别的事情要告诉我。”

   弗朗西斯艰难地咽下一口唾沫,心中暗想这次事情败露得如此彻底,必然是三方之中有一方已经先于自己落网了,只是不知道这倒霉鬼是丁峰还是秦华成。